当前位置: 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 > 国际资讯 > 正文

纽约杂志

时间:2019-10-18 01:52来源:国际资讯
摘要:一般上班时间的早晨,人们会看到表情坚毅的男士穿流不息走在下百老汇的街头。他们即将走进他们的办公大楼,戴上耳机,打开彭博网站,开始投入商战。如果他们看起来或是痛

摘要: 一般上班时间的早晨,人们会看到表情坚毅的男士穿流不息走在下百老汇的街头。他们即将走进他们的办公大楼,戴上耳机,打开彭博网站,开始投入商战。如果他们看起来或是痛苦不堪,或是疲惫厌倦,灰心颓废,愤怒焦躁,停滞发呆——请不要所疑问,他们拥有的可是世界上情绪纽约杂志:若华尔街让女人管……一般上班时间的早晨,人们会看到表情坚毅的男士穿流不息走在下百老汇的街头。他们即将走进他们的办公大楼,戴上耳机,打开彭博网站,开始投入商战。如果他们看起来或是痛苦不堪,或是疲惫厌倦,灰心颓废,愤怒焦躁,停滞发呆——请不要所疑问,他们拥有的可是世界上情绪征税最高的行业。行走在市场的江湖上,你会不时徘徊在痛苦岛或欢乐谷。人处在这样的地方,自然会很容易就精疲力竭了。但是在这样强压力的经济环境中取得成功的方法却非常简单,出乎你的意料。如果你询问交易商,或是商学院的学生,判断一个人是否适合在商界生存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,他们会说,这个关键的因素就是一个人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。最近的科学研究显示,过去的性别观念可能有所偏差,男士们不一定自然的就更具有理性行为的能力。举例来说,几周前,投资管理公司“先锋(Vanguard)”公布了一份数据,和女士相比,男士更容易在市场低谷时期抛售股票。这是不是说,女士们不光更漂亮,还更具有经受华尔街江湖起伏的气度,更会管理情绪,不让情绪阻碍自己的判断呢?一位名叫Henry Lee的对冲基金经理人说:“交易大厅内一般没几个女士。但是成功的女士都非常棒。”让我们来看看下面的对话:Lee和朋友Harley Evans正坐在交易桌旁,他们在谈论在自己行业的性别差异。Lee说:“她们从来不激动,不烦燥。更永远不会发脾气。”Evans还不太信服,他说:“我觉得女人也是非常情绪化的。”Lee说:“女人对压力的反应是不一样的。她们会哭。”Evans说:“不过,我也哭过呀。”Lee说:“我没见过,你都是一个人偷偷哭。”“我会抱着啤酒哭。”“投机的观念无疑是更男性化的,”Lee说:“轻举妄动的大都是男士。”所以,人们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:如果让女人决定华尔街上更多的事情,结果会怎样?Lee对男女对比的这方看法是在一定事实基础上产生的:他正在经历离婚的过程。他说:“我不得不说,结婚后,生活就会更加平稳。而单身的时候就有更多起伏和不安定。比方说,结了婚后,你可能不大想去跳伞,也不大想和一大票朋友出去通宵喝酒了,也不会想去参加什么铁人比赛了。”也就是说,身边有个女人,可以“防止极端事情或是不理性的事情的发生。”不管书上是怎么说的,市场可从来都不是理性和高效的。情绪化是危机发生的主要潜在原因。Dick Fuld当初过于自负,他任性地卖掉了雷曼兄弟,所以他的傲慢将雷曼置于绝境;贝尔斯登(Bear Stearns)对冲基金经理人们虽然预期到了最糟糕的情况,但还是在次贷上赔了大笔大笔的钱(Ralph Cioffi2007年的时候就在电子邮件中对同事说:“我对这些市场感到十分担心。”)。美林证券公司(Merrill Lynch)就像个贪吃的孩子,拼命想赶上高盛,给每一笔投资都注入大量资金,最后不得不接受美洲银行的救助。几乎每个银行高管都在错误的时机在抵押贷款上加倍投资。情绪化让这些本来挺聪明的男人——让我们面对这个现实吧,这些人都是男人——做了糟糕透顶的决定。根据行为金融学领域的一份新研究,华尔街的反复无常从很大程度说是由于我们的身体化学造成的。是流淌在交易商血管中的化学脉冲让他们下了不理智的赌注,让银行管理人员做出冒险的决定。而交易商和管理层人员大都是男士,造成这一切的最重要的化学物质就是雄性激素。关于雄性激素,我们可能会略知一二:男人和女人都有雄性激素,但是男性体内的激素水平要高出15倍。这些激素造成了男女体态上的差异:体毛,肌肉块,下巴等等。从行为上看,这些激素能让人更具进攻性,更有控制欲,更自信,更敌对,有暴力倾向,更想制造耸动效果,而且也更有欲望寻找伴侣。Susan变性后名字改成了Drew,“他”对《乡村之声》说,注射了雄性激素后,他觉得没个伴侣就活不下去了。有关雄性激素的一个有趣的事情是,环境会带来很大的变化。比如说,和孩子呆在家里的男人,日子一长会发现自己的雄性激素水平下降了。雄性激素在一天中不同时刻的水平也不尽相同,早晨水平达到最高峰,下午逐渐减退,这一点可能不足为奇,单身男性要比已婚男性的雄性激素水平高。吃肉多的人,激素水平也会更高。而还有很多情况下雄性激素水平会升高:美女出现在眼前;看体育比赛;或者是和其他男性一起处在一个高度竞争性的环境中,比方说橄榄球比赛,还比方说是在贝尔斯登的交易大厅中。华尔街的交易就是冒险。你会听到这样的流行说法:“冒险是交易的精髓。这次输得多,下次可能赢得更多。冒险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。”而这就道出了华尔街的真相。直到最后的崩溃,没有人愿意雇用对冒险没有很大胃口的人,不论男女。而总体上说,女性交易商会更保守一些。Nancy Davis是高盛银行资产衍生产品交易部的负责人,她在这个职位上已经有5年了。她说:“我认为一般来说,女性更容易也更快承认自己的错误。不论到底是何原因,女性的自我意识不会像男性那么强烈。”她在做每个交易的时候,都会和老板商量。她说,遇到问题,我不会坐在那里说“我知道该怎么办。”我会举手向其他人求助。这就像在开车的时候询问方向。John Coates是剑桥大学研究神经科学和金融学的资深专家。在成为全职科学家之前,他是一位得意之银行的交易员。他回忆说:“男性交易商在泡沫时期表现异常,他们展示的就是医学上称为的狂躁病。他们幻想,狂喜,过于自信,愿意竞赛,对睡觉的欲望降低。”同时,从事同样工作的女性很少受到这样的狂躁情绪的影响。她们会更加清醒,知道该做什么。他说:“银行危机是由做了社会不允许的事情而造成的:让这些年轻的男性不受约束的行事。研究神经生物学的人都能预言这场灾难的发生。”Coates说,如果女性占到了金融界的50%,“很可能现在这样的大动荡根本不会发生。”他相信泡沫很可能就是一种男性现象。(编译:清韵)

编辑:国际资讯 本文来源:纽约杂志

关键词: